云云众声

[第106期]寻求合作 奋力自强 都为同一个目标

本期观点:
【00:00】紫光华山科技有限公司HPE,新Superdome X更贴合国内市场;
【8:20】联想与Nutanix合作 各有所长 对取所需;
【22:30】浪潮补齐K1,自产K-DB数据库
本期观点

本周大事记——据云云众声嘉宾观点提炼 

【00:00】紫光华山科技有限公司HPE,新Superdome X更贴合国内市场

惠普已经拆分成了两家公司,惠普企业(HPE)这个公司成立了一个真正是国有独资的企业——紫光华山,Superdome X就是由他交付的。新的Superdome X已经打上了中国本土的烙印了,包括其安全性,以及对中国软件的支持。另外也使我们看到了关键业务应用市场的一个趋势,就是从原来传统的UNIX服务器向以X86平台为主的Linux平台或者Windows平台来迁移的这种趋势。同时,在某一类的关键业务来讲,最佳的平台仍然是这种传统的Scale-up这样的一种向上扩展的这种平台,Superdome X就很明显是这样的平台延续和一种变革。

 

【08:20】联想与Nutanix合作 各有所长 对取所需

超融合设备是目前IT领域逐渐升温的一个热点,联想和Nutanix是因为互补才走到了一起,当然也有戴尔收购EMC这个事件的推动作用。相对来说在超融合趋势里比较欠缺的联想亟需在未来超融合HCI的市场里面有自己的解决方案,联想所拥有的硬件服务器的性能很好,那么坚实的“骨架”就需要软件定义这个“血肉”了,Nutanix其实就赋予了联想这个产品一个软件定义的生命。此次合作除了Nutanix把自己拿手的软件定义的软件堆栈授权给联想,并根据联想的硬件来去做二次开发定制,然后让联想的硬件来具备超融合的能力以外,在双方的协议里面还有一个联合开发的内容,未来肯定会根据市场的需求来开发一些目前来说市场空白的,空缺的一些产品,但是目前来讲还是主要集中在OEM上。

 

【22:30】浪潮补齐K1,自产K-DB数据库

浪潮为补齐K1,发布了K-DB数据库,K-DB数据库其实是由浪潮和韩国第一大企业级软件提供商Tmax公司共同研发的,有两大特点是它跟Oracle的数据库非常相兼容,另外一点就是它可以帮助用户自动化的从其他数据库向K-DB数据库迁移,目标就在于完善K1的OLTP的应用平台。目前,出于国内政策以及一些成本、自主可控和安全的考量,用户可能会有替换高端业务系统的需求。所以说K-DB的出现就为了完善K1这个小机整体的生态环境这种OLTP这一环,增强它的实力,帮助用户更好地从Oracle的环境向它来迁移,当然不仅仅是Oracle。K-DB数据库现在已经得到了用户的肯定,但不代表浪潮会向这方面转型,其主要目的是帮助用户做异构平台的迁移,但是它最关键的市场肯定还是Oracle,因为Oracle是最大的市场。此事件从一个侧面也展现出中国的IT实力正在进步。

 

以下为访谈实录:

【00:00】

杨昀煦: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帝都是下了雨夹雪,特别冷,但是咱们IT界的新闻是热度不减,开头好傻。按时间顺序说吧,首先是惠普,惠普当然之前拆分这个事大家都知道,今天我们也请效民总稍微跟我们聊一下拆分之后的事情,为什么今天提到这个呢,就是因为它第二代的Superdome X已经发布了,所以有请效民总。

赵效民: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个就是惠普的拆分,惠普的拆分大家也都知道了,今年5月份他们就宣布了跟紫光集团来成立新华山,华山其实有两个组成部分,或者有两个分子公司,子公司吧,一个是现在目前的杭州华山通信有限公司,另外一个叫紫光华山,紫光华山这个名字可能大家比较陌生,其实就是惠普分拆完之后,等于说是惠普企业这个公司,HPE Enterprise,这个公司在中国或者说HP中国专门成立的一个真正的是一个国有独资的这样一个企业,叫紫光华山,紫光华山会承载HPE在中国大部分的主要业务,包括它的服务器、存储、技术服务这方面。HPE在中国只保留了企业服务ES,Helion的云,还有软件业务,所以说紫光华山在跟原来的华山组成上,被新的华山,新的华山由清华紫光集团下属的紫光股份进行控股,占股比是51%,HPE中国占股49%。

刚才主持人说的第二代的Superdome 2其实是10月28日也是在分拆前几天来正式公布的,现在来讲我们严格意义上来讲它应该叫紫光华山,在中国叫紫光华山来交付的Superdome X,未来以后惠普HPE的所有产品线在中国都是要紫光华山来交付,就是硬件产品。

这次Superdome X其实身份在某些媒体人看法,文章里面也提到了,就是说好像身份就有点变了,你要真的从它的血缘分析来讲,其实还是惠普的东西,但是它已经打上了一个很隆重的中国的本土的烙印了,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新华山底下配合相应的一些本土研发的一些部门人力的扩张,Superdome X我觉得理所应当会对中国市场有所定制化的改进,包括它的安全性,包括它对于中国软件的支持,我觉得都会有相应的调整。

从这一点来说Superdome X变换一种身份以后就可以更好地进入到中国相关的关键业务,应用市场,这一个层面。第二个层面就是Superdome X本身这次发布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处理器的升级换代,从原来的智强E7V2换到了第三代智强E7,核心数量提高了20%,内存提升了一倍,从原来12TB到现在的24TB,CPU插槽是不变的,最高16插槽,它的核心数量提高了20%,大概基本的情况就是这样。

杨昀煦:那您觉得Superdome X对于紫光华山的产品线来说是一个补足。

赵效民:它原来就是那么全的,它其实就是把惠普原来的硬件产品线全都导入到了紫光华山,再并到新华山里面。

杨昀煦:所以意义来说就是更适合中国市场对吗?

赵效民:对,它更符合中国的一种身份性的要求,就是说这个方面来讲,另外一点其实就是关键业务应用市场我们也看到了一个趋势,或者说Superdome X就是为这个趋势而诞生的,就是从原来传统的UNIX服务器向以X86平台为主的Linux平台或者Windows平台来迁移的这种趋势。当然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分析过,目前的E7平台相对来说还是有点低端,4插槽的,8插槽的,但是这一次有一个16插槽的,能更好地完成更高端的这种替换。而且我认为我的观点是在于说,现在可能互联网IT很热,因为互联网很热,因为互联网公司更多的吸引眼球了,大家都认为互联网IT是一个绝对的主流,其实真正在企业级市场至少从目前来看,或者说在可预期的未来来看,其实这个并不能一概而论。

Scale-out这种互联网的IT模式某种程度来说是完全可以承载原来的关键业务,但是在某一类的关键业务来讲,最佳的平台仍然是这种传统的Scale-up这样的一种向上扩展的这种平台。Superdome X就很明显是这样的平台延续和一种变革,所谓的变革就是原来这种系统大多数,Power这种非X86平台,他们有很悠久的历史,客户也有很好的这种使用习惯,这个系统本身的确也是无论在可靠性,性能,可用性上,一直领先于X86,以前大家可能去替换它或者是转变这种路线,这种需求并不那么强烈,但是随着X86自身的实力不断增强,尤其它的生态不断扩展的时候,的确会给用户带来一个新的选择,如果你有这种选择,Superdome X其实由于一个更高端的对等的替换的选择,说白了这就我所谓的叫U2VL,UNIX to Virtual Linux这样的选择的一个平台。

所以Superdome X在我的定义里边它的到来应该是开启了中国的高端U2VL的真正道路,因为我觉得你只有高端能覆盖住了,你才能真正谈到U2VL,因为高端的东西才真的是原来UNIX负责核心的命脉,你能把它有能力替换掉,也就真正预示这条路开始走向成熟了。

 

【08:20】

杨昀煦:所以我们也看看接下来Superdome X第二代的表现。接下来我们再说一个本周三的比较大的事件,就是联想和Nutanix有一个合作,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也是专门有一天来做了比较详细的解读,在您眼中他们两家的合作是什么样的意义?

赵效民:我觉得这两家还是挺门当户对的,而且合作的这种互补面,或者说相互之间的这种完全在情理之中,我们都知道超融合,所谓的超融合设备其实一直是目前IT领域里边逐渐升温的一个热点,所谓的超融合就是Hyper-Converged Infrastructure,所谓超融合就是把计算、网络和存储资源都在一个设备里来去体现,尤其是存储,可以说超融合的一个核心就是软件定义的存储,它其实可以把服务器本身内部的本地的这个存储资源虚拟成或者说变换成一个共享的存储资源。随着你服务器向外的横向扩展,不断的Scale-out台数的增加,这类的系统就完全可以以一个单独的存储,或者说计算的一个融合节点来去不断往外扩展,这样的一个设备首先它部署、管理相对来说更简单,因为在一个设备上实现了多种的功能,这种高级的存储功能,比如说在线删重,数据压缩,这个原来都是在专用存储设备里才有的,现在它跟计算资源混在一起了,效率可能会更高,而且横向扩展起来的便利度会更好。

这样一个趋势下,其实联想还是有比较大的欠缺,虽然它收购了IBM的System X这个产品线,但是这个产品线里边并不包含这类的产品,其实因为在这个时候IBM已经基本上停止了System X更新,虽然说它在后边销售卖给联想的时候,它其实在产品线的更新上已经不是那么在意了。联想去收购System X可能在我看来它就赶上了一个发展硬件为王的这么一个时代,它赶上一个末班车,赶上以后把产品线补足而已,并不代表它有一个竞争优势,所以在未来的超融合HCI市场里面它需要有自己的解决方案。

如果说它现有的服务器硬件很好,可靠性很高,代表了一个自己的这种很坚固的骨架,好比说人有一个很好的骨架,它面对最终用户的时候现在其实大家要看你一个软件界面,软件的功能,你不能说只有一个骨头架子过来看着跟骷髅似的,你必须得有血有肉,而且要长得漂亮客户才会满意,跟Nutanix合作其实就让联想这个产品赋予了一个软件定义的生命,让它变得有血有肉。

另一点,Nutanix它的体量其实还是比较小的,我相信它今年也不会超过10亿美金的营收,10亿美金的营收其实对一个企业级的IT厂商来讲真的是不算什么,很小,它算一个很初创的企业。所以说它现在只有6年的历史,它现在根基也不是非常稳,虽然说它的HCI领域里面是一个很好的领导者,但是它必须要保证自己的一个生态的稳固,所以在它能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能保证它自身生态的稳固,它之前也跟戴尔有过OEM的合作,这次跟联想的合作,其实跟戴尔那个差不多,Nutanix是把自己拿手的软件定义的软件堆栈授权给联想,并根据联想的硬件来去做二次开发,做定制,然后让联想的硬件来具备超融合的能力。

但是,在双方的协议里面还有一个联合开发的内容,今天上午我刚采访了Nutanix的市场营销副总裁,他们也谈到了未来肯定会根据市场的需求来开发一些目前来说市场空白的,空缺的一些产品,但是目前来讲还是主要集中在OEM上,但是之前它跟戴尔已经有这么一个合作关系了,按理说其实大家应该相安无事,但是你们也知道10月12日戴尔宣布以670亿美金收购EMC,而这个EMC它又控制了80%的VMware的股权,VMware又是Nutanix的一个直接的竞争对手,VMware在去年也发布了它的软件定义的产品的堆栈,有一个参考设计就是EVO Real,这个设计明显是针对Nutanix来的,在中国的浪潮就是它的合作伙伴,戴尔也是VMware的合作伙伴,但是那个时候VMware相对来说是中立的,中立的可能还好一些,现在被戴尔收购了,虽然不是直接收购但是它基本上也是间接控股了,因为EMC本身占有VMware80%的股份,所以说这样一种合作会让人感觉到戴尔跟VMware之间的关系似乎有点暧昧了。虽然说麦克·戴尔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一直强调说他会保证VMware的独立性,但是怎么说呢,你的承诺不见得每个人都会相信,而且我觉得在商言商,您给自己留给可能的后路,我觉得是很正常的,谈恋爱还找个备胎呢,在商言商的这种事我觉得很正常。

所以说这样一来,因为我们今天采访的时候也知道,其实两个月,半年,一年之前Nutanix跟联想就有过接触了,就开始接触了,就为了谈这个事,当然谈得应该肯定会比较慎重。

我觉得戴尔这件事或多或少就是一个催化剂,联想也一样,VMware原来是中立的,现在它被,也是刚才那样一种比较暧昧的关系,它希望能找到一个更好的第三方的合作伙伴,能更好地开拓HCI的事,因为本身其实联想就没有加入VMware的EVO Real的支持阵营,所以说双方有可能,在我看来双方其实并不是说要针对戴尔,但我觉得可能都是为了在竞争中留一个后手,也可能就像麦克·戴尔所宣传的那样,戴尔和Nutanix OEM的关系会一直保持得很好。但是,这样的一种状态是不是真的会让每个人放心,所以说戴尔是你做你的承诺,但是这些厂商做自己相关的这种预防,我觉得都是在情理之中的。

所以说两家其实有这样彼此的需求走到了一起,我觉得这样的一种合作我还是比较看好的。

杨昀煦:您说了他们两家属于那种强强联合的,也简单帮我们分析了为什么之前联想没跟VMware在一块,现在在HCI厂商里面还有一个是SimpliVity ,它跟Nutanix也是竞争关系,为什么联想没有跟SimpliVity 在一起。

赵效民:SimpliVity其实在8月20日跟联想有过一个,如果这次跟Nutanix的合作相比算是规模比较小的一个合作,它也是授权给联想,就是说它的软件堆栈来去做它的超融合的产品,但当时只有一款服务器3650M5,而且这款他们的成果只限于在北美销售,在今年Q4已经上市了。

所以说,这两家其实合作的深度还是比较浅的,最关键一点SimpliVity其实是思科重要的OEM伙伴,他们据说思科的出货,思科OEM的销售占到了SimpliVity整个销售的20%,1/5,思科又是X86市场里面排名第4的厂商,仅次于联想。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你会觉得其实是挺难的一件事情,其实它跟戴尔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戴尔在联想之上,就是在排名上,戴尔是第二,联想是第三,大家都在关注超融合的系统里面,戴尔先跟Nutanix合作,现在联想作为戴尔的直接竞争对手也来合作,所以说它在理论上来讲这种战略只有一种彼此告知的义务,就是说我会告诉你我会在什么时间点会跟来合作,但是说可能没有那种强约束性,也不是排他的。

但是你既然,其实就跟三角恋似的,或者说互相找备胎,大家其实心里边也都心知肚明,未来说不准你哪天就有相关的变数,所以说大家各取所需,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自然而然地能联想我觉得会淡出跟SimpliVity的合作,因为它主要的产品也不见得就是说,因为这两家其实各有所长,就是说也许会在某一个小细分的市场里面,仍然会保持跟SimpliVity这样一个合作,但是我觉得在大的主要的方向上来讲它肯定会偏向于Nutanix。

杨昀煦:您觉得联想和Nutanix合作是超融合系统市场的竞争力会怎么样?

赵效民:我觉得还不错,主要就看12月初会在Gartner组织的一个大会上,数据中心运维大会上来去发布两家合作的新品,是基于联想收购的IBMsystem X产品线,不知道哪款型号,加上Nutanix软件,因为这是它一个典型的OEM的模式,并是说把Nutanix的设备拿过来换个标签就直接卖了,那种OEM并不是这种OEM的方式,这种OEM的方式只是说拿联想的硬件,然后授权的Nutanix软件,当然Nutanix会对联想的硬件进行适配开发。

所以,这样的一种方式产生什么样的一种成果,我们12月初拭目以待,据说双方合作的正式产品会在明年第一季度正式上市。

杨昀煦:所以他们这个合作是长期的,还是以后如果要是碰见更合适的合作伙伴?

赵效民:也许他们之间没有彼此这种签约的约束,可能只有告知义务,没有排他的义务,所以说不排除未来联想可能还会去找新的合作伙伴,但是今天Nutanix的受访人也明确表示近期不会再找其他的合作伙伴。

杨昀煦:不管怎么样大家目标一样,都是HCI产品线,还是有共同的利益点在,所以会在一块。

赵效民:对。

 

【22:30】

杨昀煦:我们也希望它两家合作愉快。刚才您提到gartner什么数据库大会,正好浪潮也发布了一个。

赵效民:Gartner数据中心大会。

杨昀煦:浪潮发布的是一个数据库的产品,也是为了补足自己的K1生态环境,所以这个KDB数据库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赵效民:K-DB这个数据库其实是源于韩国的Tmax这样一个韩国的数据库,这个数据库的两大特点就是说它跟Oracle的数据库是一个非常相兼容的一个产品。另外一点其实就是它可以帮助用户自动化很便利地进行,其他数据库向K-DB数据库迁移,K-DB是浪潮根据韩国的这家Tmax数据库的源代码进行了授权的修改,然后专门适配于K1它的UNIX服务器,小型机,来做的一款数据库。

其目标就在于说完善K1的OLTP的应用平台,我们知道OLTP就是在线业务交易的平台,是现在目前关键业务系统里面最主要的负载,按照浪潮的内部统计来讲,K1的出货里面80%都是用于承载这种数据库,做在线业务交易的。但是,在这类里面其实有一点我们都知道,Oracle的数据库是当之无愧的,现在目前的关系型数据库的老大,但是在中国的一些相关部门,或者说目前的一些成本的考量,自主考量,安全的考量,可能会有这样一种高端的业务系统的替换需求。你要替换你就必须要,你新的东西你不能说还是Oracle的数据库对吧,你应该换成国产的或者说相关的数据库,所以说K-DB的出现就为了完善K1这个小机整体的生态环境这种OLTP这一环,增强它的实力,帮助用户更好地从Oracle的环境向它来迁移,当然不仅仅是Oracle,我们为什么拿Oracle来说事呢,Oracle是老大,我能把你老大的事都替了,你说其他的那些数据库都好说了嘛,什么SuperServer什么DB2或者怎么着的,都可以在迁移的范围内。

在这一点来讲,K-DB的定位是非常明确了,它就是完善K1自身的,它不涉及到其他的X86平台,所以说浪潮在这次发布上也明确地表示,它并不是想变成一个数据库厂商,它这个其实也是自己做一些生态的完善,但是我从另外一点能感觉到至少浪潮对于目前中国真正的国产自主化的数据库的性能,它的表现还不是那么满意。或者说它可移植性来讲,主要在这一点,可移植性并不是那么满意,它为了自己加快自身K1,我觉得不得不出手,我觉得从某种角度来讲浪潮有点向被逼,被迫无奈,不能说合作伙伴不给力,但是它可能想更快去完善这样一个生态。因此,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觉得它推出了K-DB。

杨昀煦:所以也就是K-DB的出现相当于浪潮迈出了这一步,但是它其实没有想要拿这个东西去在数据库产品领域去竞争,对吗?

赵效民:它其实如果只是在K1这个系统里面,它强调它给客户提供了一个更多的选择,其他的数据库你可以用,它只是说给你提供一个新的选择而已,它并没有说强迫用户,你必须要用我K-DB,其他南大通用的什么你就不能用,不是,用户你觉得哪个好你就用哪个,它强调的是一种自由的选择,自由。

所以说在用户,如果你未来就是一个Oracle的用户,原来就是一个Oracle的用户,你真的有可能会为此而动心的,因为在这个会上也请了一些客户,也请了一些业界的数据库专家,他们数据库专家特别逗的一点,他们参加了一次叫OK的一个体验活动,OK我觉得有一个双重含义,OK就是说我们准备好了,这个东西是OK的。另外一种方式O代表Oracle,K代表K-DB,它其实是PK的对抗赛,当然分随机的,把这些数据库,Oracle数据库专家分成两组,蓝队,红队,然后有一队是专门在K1上来去,有一个是专门在KDB上去跑,另外一个在Oracle数据库,然后看双方的性能,最终的成绩都是旗鼓相当,而且据数据客户专家他们说,当时他们用这个数据库用得很狠,就是非常残暴地去优化,去测试,这个机器全都挺下来了,至少说明一点,K1加K-DB,就是软件加硬件,硬件包括了操作系统,健壮性还是非常不错的。

另外有些客户也反馈说他们的迁移速度,给他们很大的惊喜,大大超出了他们预料,而且迁移完了以后的完整性,兼容性都很不错,而且它的语句语法,函数,编程的模式,这种应用的模式,其实跟Oracle的数据库特别相象,就等于说你原来就是一个Oracle的BDA,你很容易上手,甚至他们说把在Oracle数据库上编写的运行的脚本直接迁移到K-DB上基本不用改,很多脚本就是可以平缓,平滑地运行。

所以说最主要的用意是帮助用户能够更好地从Oracle的数据库便捷地快速地这种完整地迁移到新的K-DB平台,我觉得这才是它最大的用意。反过来带来你有了K-DB你就可以去自由地迁移你的数据,就是说你说你原来用的是Power加DB2,或者说SuperServer,或者说什么,反正在它的目标视野里面其实都是可以帮助你做异构平台的迁移,但是它最关键的市场肯定还是Oracle,因为Oracle是最大的市场,最大的用户的群体也是聚集在Oracle这一块,所以说它K1加K-DB其实是最终的核心的目的就是这样,它并不是想去真正参与到整体的数据库市场的竞争。

杨昀煦:但是会不会有一种理由是因为现在国内需要自主可控比较多,它会不会也是为了适应国内市场所以推出的?

赵效民:我觉得有这个需求,的确有这个需求,我们刚才也说了,其实它的合作伙伴里面有很多国产的数据库厂商,如果说做国产化这种自主可控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客户肯定相关的比如说政府级的客户,尤其党政机关的客户都会往这边来去迁移的话,那必然会遇到这么一个瓶颈,事实上可能市场上已经遇到了,就是说我迁完了以后用其他的数据库,一方面迁得费劲,迁完了以后性能可能也不好,可能里面兼容性也有问题,这个其实是阻碍这种所谓的国产化和自主可控化的进度,在这个层面来讲我觉得浪潮推出KDB完全是情理之中的。

或者说你对于它的合作伙伴来说应该是情有可原的,很多合作伙伴可能都比较紧张,浪潮出KDB这不是要抢我们饭碗吗,但是我觉得时不我待,就是从一个整体的进度来讲我觉得浪潮它有责任去保证K1的生态环境的建设,然后还有一个是自主可控的环境不断地扩展,渗透。我觉得这个KDB的出现是补全了它这方面的能力。

杨昀煦:不管怎么说浪潮这一步还是确实挺让人激动的,把K1整个补得特别全,又适应国产化,又适应自主可控。

赵效民:对,而且我也真的挺有感触的,因为很少参加这种数据库的会议,这次也碰到了这些嘉宾,他们其实真的是对于K1加K-DB整体的表现不吝赞美,真的是不吝赞美,让我也挺吃惊的,其实我有时候在想中国人应该自信一些,就是说别推出一个CPU你就认为骗经费的,出一个大飞机你认为中国就是卖机壳的,底下那些东西全是国外的或者怎么样。

我认为中国其实现在它自身的实力正在不断地进步,也许它走出第一步的时候走得很蹒跚,走得让人觉得挺可笑,甚至饱受争议,但是你没有第一步怎么会有第二步呢,没有第二步怎么会有第三步呢,我还是觉得说对于任何的一个国产的IT发布,这种新的产品出现,我都愿意以一种善意的眼光来去看待它,就相当于看待跚跚学步的孩子,他在走路摔一跤,傻了吧,哈哈笑,随着孩子不断长大我觉得他慢慢地需要你的呵护才能去更好地成长,作为中国来讲我们理应要看对于这种中国自主IT的进步,应该感到欣慰和自豪,有不足的地方我们提出我们合理化的诚恳的建议,而不是冷嘲热讽,我觉得这是我们每个人应该抱有的态度。

杨昀煦:但是,这次它一出来,它跟数据库巨头Oracle同台PK,我就觉得这个性能肯定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夸它也是应该的,我们也希望浪潮以后再接再励,没准可能以后一个公司出来,这个产品全线都是浪潮的也有可能啊。

赵效民:对。

杨昀煦:美好的祝愿,非常感谢大家,我们今天到这,谢谢各位。

赵效民:谢谢大家。

杨昀煦:再见。

赵效民:再见。

© CBS Intera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智德典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至顶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150369648号 京ICP备1503964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