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云众声

[第108期]中国超算大热 下一步是什么?

本期观点:
【00:00】中国超算大热 下一步是什么?
【12:10】惠普顺势而为 拆分后各显所能
更多精彩,尽在云云众声!
本期观点

本周大事记——据云云众声嘉宾观点提炼

0000】中国超算大热下一步是什么?

本次SC超算大会规模非常大,能看到很多新品的发布,包括来自中国的浪潮和曙光等,大会展出的高性能服务器节点的设计层出不穷,也叫人看见了技术的瓶颈,新品的推出不能达到“眼前一亮”的预想效果。但令人激动的好消息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清华大学获得了SC15大学生超算比赛的总冠军。此外,TOP500下半期榜单的发布也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因为它代表了一些重要的趋势。榜单上,来自中国的厂商表现的很出色,从上一期榜单的37套上升到今年最新榜单中的109,提升了将近300%,对中国超算整体实力表现来讲的确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总体观点来讲,目前中国的超算水平有点脚重头轻,意思是说中国超算的硬件平台水平已经很高了,有很好的超算系统,中国的天河二现在是世界排名六连冠,是实力的体现,但目前应着重提升的是超算的应用水平和人才的培养,以后应进一步发力与实践应用。

 

12:10】惠普顺势而为拆分后各显所能

惠普拆分后惠普有限公司和HPE已经有明显的不同了,可以看到的是HPE的增长势头较猛,而惠普有限公司有些疲软,这是市场趋势行业背景的体现。近期PC业务量下降,这样大的趋势导致惠普有限公司态势低迷,亟需一些调整来应对变化,虽然PC处于下滑期,但是它生命力还是非常强大的,惠普有限公司目前正在做一些必要的转型,等待着新一轮的创新,公司整体情况不会有太大变化。

HPE的业务受企业级云采购规模扩大的影响,释放了更大的能量,目前的业绩比较好,也是体现了整个行业的趋势。而后HPE与微软的Azure达成合作,在惠普的相关集成的硬件平台上来去部署微软的Azure Pack这样的一个私有云的套件,但是这个私有云是跟微软的Azure,从体系架构上有很密切的集成,毋庸置疑它会形成一个混云的架构,惠普将全面支持微软Azure的产品线。未来可能对于惠普的主要的客户来讲,可想而知微软的Azure就是这些客户的一个公有云的选择,配合惠普的方案来构成一个比较好的混合云的架构,留住客户是惠普的一个主要用心。

 

以下为访谈实录:

【00:00】

杨昀煦: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本期的《云云众声》,最近北京的冬天特别冷,几十年不遇的寒冷程度,但是中国的超算界却非常火热,因为上一周超算大会2015举行了,我们中国的超算水平更有进益了,您也是去现场出席了,您帮我们介绍一下这次的超算大会有什么不同。

赵效民:我们可以从两个层面去说,第一个是大会本身,大会本身的确算是全球最大规模的有关于高性能计算的展会,这个展会规模也是非常大,基本上把奥斯汀的会展中心基本全都占满了。

在展会上也看到了一些新产品的发布,包括来自中国的浪潮、曙光也都在这个会上去展示了一些自己的新品,浪潮还发布了两款新品,严格意义上来讲跟高性能计算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大,其中有一款是关于语音的深度学习一套解决方案。总体来说也有一些厂商发布了自己的新品,英特尔也发布了自己的Omni-Path这样的新一代高速互联的架构,英伟达也发布了一个自己面向于深度学习的相关一些产品。英特尔也展示了,它的合作伙伴也展示了新一代的至强Phi,Knights Landing,这样的一个加速器,这个加速器很多人可能对它开始注意听说它的时候源于今年5月份还是3月份中美的超算风波,美国商务部禁止英特尔向中国4个超算单位出口这个加速器。

这个新的加速器自然也会在限售的范围内,有些人说是禁售,我更愿意理解限售,限制销售就是需要审查,可能结果对于这四家超算都是审查不通过,就相当于禁售了,但从严格意义上我还更愿意说它是一种限售,因为它没有明令禁止,它只是说按照它的商业模式每次都要通过美国商务部的审核才能做这一点,虽然说每次最后的审核结果就是禁止,给大家的感觉就是禁售。

从大会本身我们也看到了水冷,全液冷,加速器,还有各种各样的甚至可以说稀奇古怪的这种高性能服务器节点的设计层出不穷,但是给我感觉它这个瓶颈还是蛮明显的,现在到一定程度了以后大家也在等着下一代技术的突破。现在可以进入到一种瓶颈的平台期了,按照以往规律这个平台期应该持续不会太久就会获得一个新的突破,又把它带到一个新的高度上。但是,在这个会上我们还处在平台期上,与会者,有些参加好多届大会了,其实从前几年开始,两三年了,大家有点审美疲劳了,新发布的产品在他们看来还没有达到超出想象,给他们惊喜这样的一种程度,可能也许在明后年我们能看到,如果有机会我们还能参加SC——SuperComputing Conference,我觉得可能会带来一些新的令人激动的消息。

另外一个令人激动的消息,在SC15大学生超算比赛来自中国大陆的清华大学获得了总冠军,需要指出的这是清华大学首次参加SC的超算大赛,从2007年开始举办到现在,其中奥斯汀德州大学有三次获得总冠军。这次特别巧,有两所清华大学,还有一所是来自于台湾的,它的名字叫国立清华大学,我们所熟知来自于中国大陆的是叫中国清华大学,以前台湾的清华大学也获得过一些奖项,它有两个奖项,一个就是Linpack峰值最高性能的奖,还有一个是总冠军奖,清华大学也获得过,我忘了是不是获得过总冠军,反正它肯定也获得过一个总冠军,这两个奖以前获得过,但是这次两所清华大学同台竞技,来自大陆的清华大学技高一筹,由此清华大学在今年所有的主要三大大学生超算比赛都得了总冠军,亚洲超算大赛,德国ISA国际超算大会,还有美国刚刚结束的SC超算大会上,都获得了大学生超算大赛的总冠军,总体来说这是展会层面。

第二个层面是每年大会上TOP500榜单下半期榜单的发布,这个发布会吸引很多人的关注,因为它代表了一些重要的趋势,在这次大会上来自中国的厂商表现非常神勇,从上一期榜单的37套上升到今年最新榜单中的109,提升了将近300%。来自中国的曙光原来的排名第9,按厂商的套数比例来看,从排名第9上升到排名第3,这个进步也是非常明显的。其他的就是浪潮、曙光也都进入了,浪潮和联想也都进入了TOP500强供应商前10名的行列,对中国超算整体实力表现来讲的确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杨昀煦:所以,您也说了不管怎么样我不愿意把台湾跟咱们分开说,两个清华大学取得的成绩,以及国产品牌在TOP500里面取得的成绩来看,中国超算现在挺厉害的,您大概评价一下中国超算现在的现状和以后它将怎么发展。

赵效民:中国超算目前的水平我觉得有点脚重头轻,意思就是说这个身体可能已经比较强壮了,头代表一种思维,你的大脑里边应用,对于中国来讲超算的硬件平台实力已经毋庸置疑了,我们能做出很好很大的这种超算系统,天河二连续6次排名世界第一,天河二的主任设计师国防科技大学的教授卢雨桐我觉得上台都已经领奖都没已经没有感觉了,也打破了由原来日本NEC的地球模拟器保持的五连冠,中国现在是六连冠,这已经真的是一种实力的体现了。

但是,中国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在于说超算的应用水平还有超算人才结构,超算人才培养这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尤其是跟美国相比差距还是很明显,如果说我们在硬件水平上,咱们先不说硬件产地在哪,咱们就说大家有同样的设备,大家组建超算平台或者超算系统的能力其实都差不多了,有差距但是也很有限了,但是在应用水平上差距还是非常巨大的,可能差十年都不止,这是我一个最深的体会。

未来的发展,硬件我觉得可以适当稍微放一放,因为你现在那么大的系统可能还没用好呢,应该集中精力大力提高中国的超算应用水平,还有人才的培养,这是我对于中国超算未来发展的一个总体看法。其实这种相应的想评论的东西,想发表的见解很多,今天咱们这个节目时间有限,我就提纲携领说一说我主要的观点,未来有机会也许我还会写一个万字长文再系统表述一下。

 

【12:10】

杨昀煦:等这个万字长文吧,我觉得中国超算发展的形势和中国国情挺像的,理论上什么都特别多,实践上应用上可能稍微有点少,不过把基础打好了应用可能也不会差到哪去,毕竟咱们都蝉联6届了。

接下来我们再看另外一个公司是国外的,惠普之前拆分了,一个是专注于企业业务,一个是惠普有限公司,现在看来负责计算机和打印业务的惠普有限公司可能遇到了一点点小的瓶颈,现在两家公司大概是什么情况给我们介绍一下。

赵效民:原来惠普这个公司拆分成两家,一个叫惠普有限公司是负责PC和打印机业务的,还有一个是负责企业级IT业务的,叫惠普企业公司,简称HPE,这两个公司定位已经完全不同了,也就能看出来这两个公司业绩上的表现一个看着势头比较好,HPE势头慢慢的还有增长,另外一个就是很疲软,股价,还有它的销售额都比较让人担心,但是我觉得体现出了他们所处行业大的背景趋势,PC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出货量一直在减少,在这样一个大趋势里面很多公司都不可能是独善其身的,尤其是这种重要的PC玩家,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所致。你说这个公司本身有多大的问题我倒真没觉得,也许可能惠普的分拆会给一些潜在的客户对于惠普有限公司未来的服务和产品能力造成了一些困惑或者说疑问的话,这倒有可能,但是我觉得本质上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在于说你就处在一个下滑的这么一个趋势的市场里边没办法,你只能硬扛着,尽量做一些自我的调整降低大的趋势对你本身业务的冲击就OK了。

另外一方面HPE的业务受这种比如说云企业级采购,随着企业信息化规模不断扩展,不断扩张,他们对于企业级大IT的消费能力也是在增强,这方面分拆之后HPE可能就更好地释放出了自己的能量,所以说总体来说这两个公司的表现其实是代表了两个行业趋势。

杨昀煦:所以就像您说的背景可能PC不行了,所以有限公司水平就下降了,因为现在企业强了刺激了企业级市场也好了,会不会有一天惠普有限公司,咱们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没有了呢?

赵效民:那不会。我觉得打印机还有PC仍然是一个,虽然说它是处于下滑期,但是它生命力还是非常强大的,也许是目前正在做一些必要的转型,等待着新一轮的创新,对于这么大的一个盘子,年销售额500多亿的这么一个公司,惠普我觉得有限公司很难会死掉,除非是经营太不善了,我觉得轻易不会这个公司死掉的。

杨昀煦:所以为什么当初拆分来调整这个业务,而不是干脆把它砍掉。

赵效民:对。

杨昀煦:说完有限公司我们再说企业级业务,要跟微软Azure云合作,这是怎样的合作呢?

赵效民:另外一个小背景消息,惠普放弃了自己的公有云业务,它专注于未来的私有云和混合云方案的集成和供给,这次跟微软达成合作其实就是说在惠普的相关集成的硬件平台上来去部署微软的Azure Pack这样的一个私有云的套件,但是这个私有云是跟微软的Azure,从体系架构上有很密切的集成,毋庸置疑它会形成一个混云的架构,惠普将会成为微软Azure的一个重要的供应商,说供应商还是分销商也好,意思就在于说惠普将全面支持微软Azure的产品线。

未来可能对于惠普的这种大客户来讲,或者说主要的客户来讲,可想而知微软的Azure就是这些客户的一个公有云的选择,配合惠普的方案来构成一个比较好的混合云的架构,这是我觉得惠普的一个主要用心。

杨昀煦:所以,这就是在公有云方面的能力,Helion怎么办?

赵效民:Helion,我觉得这个跟Helion应该不冲突,Helion它其实也是更专注于私有云的解决方案,这次成为微软Azure的分销商或者供应商,其实更多是偏向于混合云的架构,当然并不是说Helion就不能做混合云,只是说微软的Azure Pack和微软的Azure是天生的一对,如果你要想跟Azure做混合云的构架,Azure Pack应该讲是最好的选择。你要想跟其他的云构建混合云,这时候就需要Helion了,惠普的这个东西只是针对Azure来做的,我觉得惠普如果它已经放弃了公有云,所有的公有云应该都是它潜在的合作伙伴。微软的Azure内部的合作桥梁那就是Azure Pack去帮助惠普的客户来更好运用到微软的Azure,人家要用其他云呢,Helion可能就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杨昀煦:所以这也是惠普留住客户的一个手段。

赵效民:对,没办法,它必须要去,已经发现自己不能做公有云的玩家,那它必须要在云的市场上迅速体现出保留自己的存在感,这种存在感是非常重要的,给留下了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至少人家一谈云还记得有HPE这么一个名字。

杨昀煦:所以我们也希望以后惠普不管是发展自己的云还是和别人合作都能留住客户。非常感谢大家,我们今天到这,今天节目比较短,下次大家有什么想听的可以来联系我们,谢谢大家,下周再见。

赵效民:下周再见,Bye-by。

© CBS Intera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智德典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至顶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150369648号 京ICP备15039648号-2